冻糖糖

被hm的套图激发创(胡)作(说)的激情~



1. 江南重镇没落的氏族季家这代的当家季少爷最近收了个有着狼一般眼神的手下。


2. 这个手下姓高,没人知道他的来头,却是个手腕通天的主。跟着季少爷不到一年,就把那些原本原本因为季少爷是个温润书生而觊觎季家产业的宗亲收拾得一干二净。


3. 但季少爷知道,高其实是皇城大户高家的接班人。不过也是因为暂避家族内斗而来到江南,本也不想久待,但因为放不下在风雨飘摇的季家孤掌难鸣的小少爷,愣是呆了足足一年。家族的急信一封接一封,终于在某天,高问季少爷,愿意跟他回皇城吗?


4. 季少爷说,皇城的天比这里的广阔,但季家是他必须要守护的天。


5. 高离开了。羽翼渐丰的季少爷再也不怕宗亲的刁难,逐渐成为了真正可以撑起季家的当家。但当独立于庭院之中接受阳光洗礼时,却总忍不住想起那个身量与自己相当、却总是挡在自己面前为自己遮挡一切的高。


6. 时间又过去半年。突然有一天季家大门前出现了一高傲跋扈的身影:“你家少爷,嫁人吗?”


7. 早已不是软柿子的季少爷美眉一皱,喝到:“哪里来的轻浮小人?乱棍打出去!”


8. 手下们自然不是高的对手。季少爷刚走入庭院,就看到围栏之下端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季少爷,愿意与我高家联姻,嫁给我高某人吗?”


9. 季少爷美眸一眯,将眼底饱含着的浓情尽数藏起,轻笑道:“一段时日不见,高老爷的胆儿倒是肥了不少!聘礼都不备,就敢直接来要我的人?”


但他明白,他早已得到了最珍贵的聘礼——高老爷的一颗真心,可是一直都拴在他的裤头上啊!




也算是圆了昨晚说想要给两位老师写个民国au的flag吧~

主要是很想叫糕总一声“高老爷”!哈哈哈哈

鬼客 完结了,真有点舍不得!


崔尹绝对是爱情!爱情!!


最好笑的是小神父被女主从海里拖出来后,晃两下就自己喷水醒过来了,换做其他剧集肯定是人工呼吸得走一圈啊,哈哈哈哈哈


导演编剧果然都很懂。

做了一件特无聊的事情!


忍了大概一个半月没有打开tag,终于忍到更新数过千!


为的是终于可以让自己有点回到楼诚巅峰时期的错觉。


当年的日更数就差不多是这样吧?


感激现在还坚持为tag产粮的各位。❤️❤️❤️

【瀚冰】同耀(下)

  • RPS预警

    现实向,如果细节和时间线有BUG,就当作是私设~

  • 尽全力把最近所有已知的糖都串在一起造谣~

  • 这篇的名字取得还蛮满意的,emmm~

  • 赶在季老师生日的最后半小时完结,祝季老师生日快乐!

  • 也请为小高总投票!

  • 真心祝愿两位老师一起走花路。

 【瀚冰】同耀(上)


(三)

季肖冰觉得自己应该就是在那一天开始被高瀚宇死死吃住了——明明只是比他大两岁,而且从前也没发现自己有做大哥的嗜好啊,但面对高瀚宇,他却总是有一种忍不住的宠溺和纵容——似乎只要他朝着自己笑笑撒撒娇,自己就会忍不住答应他任何事情。

 

高瀚宇对他说,大爷我带着你健身吧。然后从那天开始,剧组的人就看到闲不住的老高在钻空子健身的时候,也会絮絮叨叨教在一旁看着的季大爷一些简单的动作,竟让季肖冰从那时就养成了闲暇时也会去健身房找健身教练的习惯。

 

高瀚宇对他说,大爷要不你也组个工作室吧,我帮你。然后千年佛系的季肖冰,居然史无前例地跟公司提了组建自己工作室的要求,差点惊掉经纪人的下巴。

 

高瀚宇对他说,大爷你得学会营业,我带你。然后年纪轻轻却活得像跟社会脱节的老干部似的季老师,开始硬着头皮跟着视频软件里的小女生一起卖萌学猫叫,开始重视以前非得公司抽打才想起的社交软件,开始尝试网络直播双人采访甚至开始不再拒绝之前一直有点抗拒的杂志硬照拍摄……

 

但走红其实就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很多时候真的不是努力就能达成的。尽管后来他们主演的《SCI谜案集》冲破重重阻碍居然真的小爆了起来,尽管真的开始有一些剧组杂志商演开始接触他们,但距离所谓的“走红”,其实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距离。

 

他们可能是从十八线跃至十七线了?但依然还是没有自主话语权的小艺人。

 

高瀚宇后来又接拍了一部网剧的男主角,跑到东北拍了几个月,却活活拍出了一肚子气。某天深夜在跟剧组又闹了一次不愉快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瞬间被铺头盖顶的压力和负面情绪淹没,透不过气,也无从挣扎。

 

神差鬼使地,他发了一条微博。然后后知后觉突然惊醒,才又忙不迭地秒删。

 

没想到季肖冰的电话在五分钟后就响起了。

 

“大爷?”高瀚宇只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深夜对于当时没有工作的季肖冰来说,不应该是睡眠时间吗?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季肖冰的声音里确实带着鼻音,显然是刚刚睡醒,“为什么发那样的微博?”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删了啊……”高瀚宇小心翼翼地回到,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我把你设置为特别关注了啊!”季肖冰打了个哈欠,“刚刚软件提醒响了一下,被吵醒就看到了。”

 

高瀚宇顿时觉得有点小开心——他确实跟季肖冰提过一嘴要把他设为特别关注,这样才不会丢掉互动的时机,当然他也是他的特别关注——没想到这位爷真的认真完成了,难怪之前可以第一时间跑去看他的直播还学着留言,最后却掉了马甲闹了笑话瞬间成为粉丝笑谈……

 

想起这些,身体似乎突然流入了一股暖流,驱散了不少刚刚笼罩全身心的阴寒。

 

“你怎么了?哭了吗?”季肖冰一句话又把他打得手忙脚乱起来。

 

“谁、谁哭了?没哭!”高瀚宇嘴硬道,下意识地摸了摸有点发红的眼角——刚刚情绪确实是有点崩了……

 

“哭了也没啥,谁规定男的就不能哭了?”季肖冰又打了个哈欠,语气平稳得如同在跟他谈论晚饭,“说说,怎么了?”

 

高瀚宇只觉得季肖冰的声音像是有魔力,似乎让他整个身心一点一点地浸泡进热水里,暖洋洋的,又特别安心。

 

在他看来,季肖冰总是温柔的,人长得特别好看,笑起来更是一顶一地好看;粉丝总爱说他的眼里有星星,但高瀚宇却总觉得他的眼里有一片海,一片广阔的、沉静的海,总是莫名地能让自己躁动的心平静下来。

 

那天夜里,高瀚宇把心里所有的苦和委屈都吐了出来。这是他很久很久都没干过的事情了——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于自我消化苦和委屈,习惯得如同一种本能。

 

但季肖冰打破了这个本能。

 

“我有时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小丑!不停胡乱蹦跶却也蹦跶不出一个明天……”说到最后,高瀚宇有些哽噎。

 

季肖冰一直安静地听着,却在这一句话打断了他:“你不是小丑!高瀚宇,你所做的一切也都不是胡乱蹦跶!你很好,瀚宇,真的,很好!总有一天,你会走得比现在更好的。”

 

在安静的深夜里,他低且轻的声音如同大提琴的音色一般。

 

“也就只有你,觉得我什么都好。”高瀚宇觉得自己在他面前真的很像个孩子,任何情绪都可以非常轻易地被他抚平。

 

“我是觉得你很好啊。”季肖冰笑了,“你老说自己是哈士奇,在我看来,你应该是一匹狼。”

 

“一匹狼?披着狗皮的狼吗?”高瀚宇打趣道,他发现之前要将自己憋得爆炸的那些情绪,似乎突然烟消云散了。

 

季肖冰又笑了:“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喜欢嫌弃自己的人!明明心里比很多人都要相信自己,却总是喜欢在嘴上奚落自己。”

 

“老高,你是一直都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回到舞台的,对吧?你心里一直没有放下过这个野心,很多时候我总能在你的眼神里看到这个野心。那种眼神,像狼。”

 

高瀚宇低下头,轻笑了一声——此时他真的很想能够抱住季肖冰,疯狂地蹭他——管他狼还是狗,反正要以他犬系的表达方式,来表达他对季肖冰的感情。

 

“我也相信你会回去的。而且冰哥说过,会帮你的,会陪你一起努力变红的。”季肖冰始终带着笑意,“当然,我也没那么伟大,我也想红啊。所以我们要一起努力,你可不能现在就扛不住啊……”

 

“我们在一起吧!”高瀚宇突然道。

 

“是啊,一起啊,一起红啊。”季肖冰下意识地回了一句,忍不住偷偷打了个哈欠——小崽子已经哄得差不多了,他终于又开始困了。

 

“我是说,季肖冰,我们一起吧。”对面高瀚宇的声音又恢复到如往常同他对话那样,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却又充满活力和自信。

 

“啊?”季肖冰瞬间当机了。

 

妈的,果然是只狼崽子!

 

(四)

后来?

 

季肖冰只记得当晚高瀚宇用一句“等我杀青,回北京找你!”,堵住他所有的纠结、犹豫、焦虑、甚至害怕……

 

然后过了几天,他在做直播节目的时候,突然看到粉丝们提到说高瀚宇杀青了、隔天就要回北京的消息。

 

这死崽子,居然也不提前跟他说一声!亏他那几天还一直挂心他又受委屈……

 

再然后,高瀚宇回北京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突然拍他的家门,吓得他拽着根钓鱼竿才敢战战兢兢地去开门。

 

一打开门,小崽子闪闪发光的笑脸就在眼前,却让他莫名地感到一种像是猎物被盯上的恐怖感觉。

 

“大爷,我回来了!”

 

这是我家,什么叫你回来了?季肖冰还没来得及怼他,就被他手上的一抹亮光晃了一下眼睛。

 

高瀚宇的手上,戴着一枚尾戒。

 

“新造型?这么亮?”季肖冰嘟囔了一句,掩饰着自己内心翻腾的尴尬和一丝丝的……小雀跃。

 

高瀚宇没说话,推着他进屋关了门,连身上背着的背包都没来得及卸下,就开始在大衣里摸摸索索。

 

“找啥呢?还带这么大的包……”季肖冰又嘟囔了一句,红着脸把手里的钓鱼竿偷偷放到一旁。

 

“大爷!”高瀚宇从大衣贴身的内袋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他,“给。”

 

是一个包装风格大方简洁的小盒子,看那尺寸,像是……戒指?

 

不能吧?求婚啊?对我啊?对我这个大老爷们啊?崽子你冰哥我是个男的啊别玩偶像剧这一套好吗?季肖冰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爪子却不受控制伸过去接了过来。

 

打开,是一枚尾戒。跟高瀚宇手上的一模一样,只是尺寸小了一号。

 

“这……”季肖冰的眼神闪烁,心脏却忍不住地扑通扑通疯狂跳动起来,整张脸连着脖子根一片通红。

 

高瀚宇微笑着把尾戒从盒子里取出来,抓着他的手戴上,然后双臂一张,一下子把他圈进了怀里:

 

“大爷,我想好了!国庆这几天,我就待在你这。我知道你有工作,没事你去忙,我就在家里等你。”

 

季肖冰的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只听到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我本来想回来后去包个餐厅订个酒店房间买个花,然后再来找你的。没想到一下飞机就听粉丝说你已经知道我杀青要回来了,所以只能回家收拾点东西就过来。不够正式,你别介意啊!”高瀚宇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我还买了两条项链,跟戒指也很搭的。我知道你平常的着装风格可能不太适合戴尾戒,所以可以套着项链挂在脖子上,我贴心吧?”

 

不是,买花包餐厅就算了,为什么还要订酒店房间?所以你所说的“正式”是要鲜花美酒加下跪吗?小崽子你冰哥我可是个大老爷们……

 

季肖冰的脑子里还是十九级风暴,一开口却是:

 

“我以为这几天都要工作不在家,所以家里一点储备粮都没有……你常吃的那家健身餐餐厅,有送外卖到这里吗?”

 

“有的!”高瀚宇激动地用力搂紧他——天知道他刚刚紧张得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湿了……

 

再后来,高瀚宇接了个新综艺,准备混在一群小年轻里拼体力拼人气——其间的压力可想而知——但他决定还是要拼一次。

 

季肖冰接洽了一个新剧组,每天准备剧本的同时,还要应付各种杂志访谈、硬照拍摄和商业拍摄,工作强度是以前的几倍有余——这让他偶尔会感觉到体力上有点透支,也终于体验到当时高瀚宇逼着他一起健身的目的。所以在有空档的时候,他也会放弃遛弯,让自己的独家教练高同志陪自己练一练,有时是去健身房,有时就在家里。

 

是的,他们同居了。高瀚宇退了自己租的房子,搬到了季肖冰的家里——季肖冰租的房子位于三环内的一个老式干部小区里,没有电梯但绿化很好,住客几乎都是退休的老干部,环境清幽而且安保也好。

 

高瀚宇很喜欢这里,但他说希望年底能够存够钱,在五环外买一套房:“我付首付你付装修,然后月供我们一起供,好不好?”

 

季肖冰瞥了他一眼:“买那么远干嘛?工作不方便啊!”却对他一起买房的建议毫无异议。

 

“就是为了够远够偏啊!那样面积可以买大一点,还可以挑周围环境好点的,而且红了也不怕四周都是粉丝和狗仔啊!”高瀚宇朝他笑出了一口大白牙,活像只傻狗。

 

“傻样!”季肖冰忍不住看着他笑了,决定接下正在洽谈的几个工作。

 

他想他找到了自己的动力。

 

(五)

季肖冰的生日快到了,合作的品牌准备为他办一次小型的生日会,规模很小,配置也一般。

 

但季肖冰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这是他出道八年来第一次办生日会,也是第一次跟粉丝一起庆祝生日。

 

活动确定的那天他整张脸都写满了笑意,连回到家后,嘴角也一直疯狂上扬。

 

狼崽子却有点心疼,摸着他眼下淡淡的黑眼圈道:“不过这样你其他工作的时间都会收到挤压,会更赶的,吃得消吗?要不推掉一两个拍摄吧?”

 

“都决定了怎么可以说推就推呢?还没红就开始耍大牌啊!?”季肖冰笑着推了他一下,“再说接下来的几个拍摄走的都是跟你的双人题材,你最近曝光率不高,新节目又得靠人气投票,更不能随便推掉啦!”

 

“可是我觉得你太累了,这么累会影响身体的……”高瀚宇环抱住他蹭了蹭,满满的不舍得。

 

如果怕我太累的话,就得克制自己别胡乱折腾我了啊!生日会当天,当季肖冰回想起当天的那一幕时,只觉得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他的生日会原本有一个跳舞的流程的——这是某高姓狗头军师给他的工作室出的馊主意,季老师本是拒绝三连,但抵不住高瀚宇的软磨硬泡和再三拍胸脯保证会亲自教他跳舞,最终还是答应让跳舞写进了流程。

 

高瀚宇确实尽心尽力地自己编了一段据说最简单的舞步,也一有空档就亲自贴身教他跳舞教了半个月,终于让四肢僵硬且不协调的季肖冰勉强学会了这段舞。

 

在生日会的前一天,高瀚宇却突然接到新节目要求到外地集训、时间可能长达半个月的消息,顿时五雷轰顶——这不仅意味着他没有办法到季肖冰的生日会现场当惊喜嘉宾,而且还可能连季肖冰的生日当天都没办法跟他一起过——不就是为了生日当天过二人世界,他们还厚着脸皮跟合作方磨了半天,把生日会的时间提前的嘛!?

 

季肖冰看着整个人丧到仿佛尾巴都耷拉到地上的高瀚宇,实在是于心不忍,于是主动献身通过生命大和谐运动来激励爱人——当然,他们作为血气方刚的成年人,当然不会缺失某些爱人间必要的运动。只是因为都处在事业的上升期,这样运动的机会,咳,有点少,且机会难得。

 

然后,由于双方过于珍惜这样来之不易的机会,运动得过于激烈……隔天季肖冰发现自己仿佛被腰斩了一般,别说跳舞,能直起腰站立走路都有点勉为其难。

 

而始作俑者一大早就得出发去集训,心疼愧疚到不行,居然急中生智从柜子底部拖拉出一张跳舞毯……

 

结果,季老师只能厚着老脸跟工作室和活动方解释说自己腰椎病犯了跳不了舞只能退而求次玩一玩年代感十足的跳舞毯,然后接受他们毫不留情的高分贝的嘲笑,再生无可恋地预想到这晚过后网上又会有多少恶搞他跳跳舞毯的沙雕作品……

 

他在心里无数次地锤爆了高瀚宇的狗头。

 

然而在因为惊喜嘉宾高瀚宇的缺席而临时塞进来的给圈内好友发恶搞消息的环节,他还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高瀚宇。

 

明明知道他应该在忙着集训可能没法及时回复自己,却还是忍不住想让他也能参与自己的第一次生日会现场。

 

题目是给对方发新年祝福。

 

季肖冰突然想起高瀚宇跟他诉苦的那天晚上,想起了当时狼崽子那近乎崩溃的声音,只觉得心脏又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祝你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只希望一切阴霾都能远离你、一切的未来都能如你所愿。

 

高瀚宇听到他的信息的时候,心软得一塌糊涂——他理解季肖冰的意思,正如那天晚上,季肖冰理解他一般。

 

季肖冰说会陪着他一起努力变红,就真的尽全力地努力着。

 

但一想到他眼里的红血丝和眼下的黑眼圈,高瀚宇却突然觉得红不红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

 

“那我祝你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我想你陪着我,不是为了红,而是为了我们能长长久久在一起。

 

—— END ——

 

小番外一

“老高,万一哪天我公司觉得我们的类型太接近会争资源、不让我们接近了怎么办?”

 

“我们类型怎么会接近?我有你漂亮你有我能打吗?”

 

“万一呢?”

 

“首先谁都不可能让我和你分开。再者,季老师,其实我的公司也不错的……”

 

小番外二

高瀚宇的集训没有持续半个月。

 

季肖冰的生日会后来却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甚至让十七线季肖冰第一次冲上了热搜榜。

 

高瀚宇刚好在前一天半夜结束集训,原本又想故技重施不告诉季肖冰然后突然回家给他惊喜的,结果一大早就因为这个消息急得快要秃头。

 

只能紧赶慢赶赶回家,陪着季肖冰处理和善后。

 

幸好赶在季肖冰生日的前一天,一切尘埃落定。

 

于是他们终于有机会过一个两人世界的生日,进行久违的、难得的生命大和谐运动。

 

谁也不能打扰,粉丝也不能。

 

                                          —— 真的END了  ——


【瀚冰】同耀(上)


  • RPS预警!!!!之前神秘人事件立下的FLAG还债文,本想八百字短打蒙混过关,没想到却写成了中篇~

  • 现实向,细节和时间线如果出现BUG,就当作是私设吧~

  • 题目取得自己非常满意emmm……

  • 轻易不搞RPS,应该是唯一(?)的一篇瀚冰文!

  • 恰逢季老师生日,就也当做是给季老师的生日贺礼吧~你过寿我搞你CP系列!下篇应该也会在今晚PO上。

  • 季老师生日快乐!也请给高总投票!两位老师一起走花路!!


  题记

       季肖冰对高瀚宇说:“你不是哈士奇,你是一匹狼。”  


(一)

一颗不知从何而至的子弹,穿透了白羽瞳的胸膛。顿时,血花崩裂。

 

展耀就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挡在自己身前的身躯慢慢倒下。展耀扑了上去,死命拖着他,不顾还在接连而至的子弹。

 

但他拖不动他,身量的差距让失去知觉的白羽瞳沉得仿佛一座山。展耀的肩上、大腿上也崩裂出了血花,但他仿佛毫无知觉,依旧奋力而又枉然地拖着他的山……

 

季肖冰目睹着这一切,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

 

他拼命伸手想要施以援助,但自己却像被隔在一个结界中,根本无法触碰到那两人。

 

眼前的血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季肖冰猛地睁开了眼!

 

目之所至,是休息室的天花板。

 

“冰哥,怎么了?”小助理A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丝担忧。

 

“没,做噩梦了。”季肖冰朝她笑了笑,直起身子坐了起来,接过小助理A递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他的神色有点憔悴,即使是已经上了一层妆,眼底下却还是有一层淡淡的盖不住的乌青。

 

连轴转了一个月,期间还连续开了几天大夜,对于他这样一个向来作息按部就班的“懒散”的家伙而言,确实有点吃不消了。

 

小助理A有点心疼,问他:“要不,接下来的那两个杂志推了吧?反正也还没算正式拍板。”

 

“为什么要推?”季肖冰瞥了她一眼,“多份杂志多点曝光率,这不是以前你们经常教育我的吗?”

 

是啊!以前经常这么教育你,可从没见你这么拼过啊!也没少为了旅游而推掉工作啊!小助理A翻了翻白眼,决定不再劝他。

 

季肖冰这人看着温温和和,但其实人如其名,倔起来跟冰块似的。小助理A跟了他好几年,一开始看到他那张明显老天赏饭吃的校草脸、听说还是正规科班出身的演员,还以为自己跟上了一个铁定爆火的主儿!没想到几年下来,他却还是在十五六七八九线上游离。

 

你说他没事业心吧?也不是。看得出季肖冰对演员这份事业还是非常上心的,工作的时候是有口皆碑的敬业;说他佛系不想红吧?也不像。公司交给他的宣传营业工作,他都有认真地完成,虽然有时完成的效果确实一言难尽……

 

“应该说,就是动力不足。”某次经纪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季肖冰,咬着后槽牙下了这个结论。

 

这位爷,仗着自己家庭条件不错——虽然不是坊间传闻那样家里有矿,却也是个算富裕的家庭——总之不需要他养家糊口;而且天生性子慢悠悠的——年少的时候喜欢宅家打游戏看动漫,年纪大了点喜欢遛弯钓鱼旅游——总之在他的世界里,工作并非唯一也不是排名第一的活动;二者加之,竟让他成为了波谲云诡的娱乐圈一种略显奇葩的存在——一个以朝九晚五打工心态混圈的家伙!

 

小助理A本以为会继续跟着这位爷云淡风轻下去,没想到事情却在几个月前开始发生了变化。

 

这位爷,突然小红了起来。

 

这其实也不是没发生过,毕竟是位人美演技也过关的帅气青年、以前也不是没有因为接拍男二三四五而被小关注过,但始终也没激起太大的水花。

 

这次不太一样,水花虽然也不算太大,但这位爷却破天荒地愿意自我扑腾起来了。

 

破天荒地愿意接触时下热门的网络直播,虽然尬得一批但居然每次都因为奇特的古板风格反而引发了小关注,有一次甚至还差点冲上热搜;愿意经常更新微博营业,以前明明懒散得经常要工作室出面去吊打才肯动手;愿意接触以前可能有点抵触的杂志硬照拍摄,从一开始的完全靠脸刚到后来的越来越得心应手……

 

“这就是有动力了呗!”小助理B在一旁努努嘴,“看,是动力打电话来了吧?”

 

“嘘!”小助理A朝她指了指不远处经纪人的方向,才又跟她凑在一起鬼鬼祟祟地偷看拿着手机的季肖冰走出休息室。

 

看着屏幕上闪动着的“高瀚宇”字样,季肖冰清了清嗓子,才接通了电话:“喂。”

 

“大爷,在工作吗?”高瀚宇的声音通过电波传了过来,有点失真,却依然活力十足。

 

“嗯,刚刚上完妆,一会要拍照。”季肖冰轻声回道。

 

“你声音怎么这样?不舒服吗?”

 

不会吧?这样也能听出来?季肖冰下意识地又清了一口喉咙,才回答道:“没……刚刚睡了一觉……”

 

“你是感冒了吧?还是哪里不舒服?”高瀚宇打断他,笃定地说道,“你肯定是太累了!是不是昨天打完电话就一直忙到现在……”

 

“是有点累!”季肖冰听他又要开始叨叨叨,连忙说道,“就是前天开了一晚通宵,这两天睡得比较少而已。不过没关系的,我以前还试过连续两晚通宵打游戏呢……”

 

“打游戏和工作怎么能一样呢?”高瀚宇又打断他,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疼,“你不是一工作就习惯早睡的吗?这段时间是行程塞太满了吗?要不……”

 

“没事的。”季肖冰柔声道,嘴角微微上勾,眼里竟盈满了笑意,“我会注意身体的,而且,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努力变红的吗?”

 

(二)

一起努力变红,是他和高瀚宇在合作《SCI谜案集》时许下的约定。

 

合作这部网剧的时候,他俩还都是连彼此都没听过对方名字的十八线小艺人。

 

高瀚宇是男团出身,本该在舞台上唱歌跳舞的爱豆却因为时运不济而转型当起了演员,长着一身腱子肉每天精力无限地在剧组里上蹿下跳,活泼得不像一个在娱乐圈混了将近十年、接近三十岁的人。

 

这样一个人,跟看着冷实际上也并不太热的季肖冰,却意外地成为了莫逆之交。

 

他俩似乎有着天生的默契,也似乎对彼此都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这种化学反应大概是来源于剧组聚餐劈酒之后、季肖冰出于同事爱把为他挡了不少酒的高瀚宇捡回自己房间的那天夜里。

 

那天夜里季肖冰突然发现:醉酒后的高瀚宇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疯得更厉害,反而总是沉默着低着头,眼角被酒气熏得通红,原本就凌厉的五官顿时显得有些凶相。

 

当下他大概有点了解高瀚宇为何总是咋咋呼呼表情夸张,或许就是为了缓解外型上给别人无形中带来的压迫感吧?

 

然后当季肖冰把水递给他的时候,他突然问他:

 

“大爷,你想红吗?”

 

季肖冰挑了挑眉,这是开始发酒疯了?于是他用一种敷衍的语气回答道:“想啊,当然想。”

 

“为什么想?”酒鬼追问道。

 

“这有什么为什么的?在这个圈子里,谁不想红呢?”季肖冰笑笑,感觉这个问题突然打到了他心里的某个很深的角落。

 

是啊,有谁不想红呢?这世上谁又是真的“佛系”呢?都不是佛陀,谁还没有点凡人就该有的野心和抱负呢?

 

很多年前他也想过要红的吧?刚毕业的时候?刚从话剧团出来的时候?只是后来为什么这种想法似乎越来越少出现了呢?

 

大概是因为,被现实磨得一点一点觉得没有希望了吧?

 

“是啊,谁不想红呢?”高瀚宇哐得一声靠在他身边的沙发上,抬手捂着自己的额头,低声道,“这个圈子比哪里都残酷,只有红了,你才能像个人——像个有自主话语权的人……”

 

是啊,有话语权,可以拍自己想拍的作品、演自己想演的角色……

 

季肖冰低下头,嘴边现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好像,也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奢望了啊……

 

“大爷,你知道吗?粉丝们都说我像哈士奇!”高瀚宇突然凑过来,把他从自我沉溺的世界里拉了出来。

 

“哈士奇?”季肖冰“噗呲”一声笑了,“是有点像,那么活泼!”

 

“活泼吗?”高瀚宇也跟着笑了,低下头把头抵在他的肩角,半晌没有出声。

 

这是睡了吗?季肖冰有点不太习惯两人如此亲近的距离,却还是没有推开他,脑子里开始盘算着怎么把他弄上床上去睡。

 

“可是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活泼的人。”高瀚宇突然开口,声音平稳低沉得不像个醉酒的人,“又或者说,我并不记得以前的我是个活泼的人啊……”

 

那一瞬间,季肖冰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细针扎了一下,有些钝痛起来。

 

“我以前是个阴沉的小胖子吧?”高瀚宇似乎又笑了一下,“后来……后来进了圈子,要带团,要出位,所以要懂得怎么吸引眼球……再后来,为了继续在这个圈子混下去,更要学会表现自己,更要懂得交际……”

 

他絮絮叨叨地念着,却始终靠着季肖冰,仿佛靠着一棵沉稳的树。

 

季肖冰安静地听他念着,然后问:“那瀚宇,如果你红了,你想要做什么呢?”

 

“我想要回到舞台!”高瀚宇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地望着他。

 

这令季肖冰不合时宜地想到了以前看过的《灌篮高手》漫画里、三井寿对着安西教练说道:“教练,我想要打篮球”时的画面。

 

“不过,我的时间不多了。”高瀚宇眼里的光却是一点一点地黯淡了下来,“我快三十了,再红不起来,以后就算有机会上舞台,也跳不动了唱不动了……”

 

季肖冰觉得眼前的男人像是一只受伤的幼兽,呜呜地唤着他,唤得他心脏有一丝丝的抽疼。

 

不过,这只幼兽不是哈士奇,而是一匹狼。

 

季肖冰看着他,眼角弯了弯,轻声道:“那我们一起努力,变红吧。”

 

高瀚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目光又一点点地亮了起来,一直看到季肖冰眼神游移有点不好意思想要推开他时,又听到他道:

 

“大爷,你真好看……”

 

季肖冰愣了愣,然后就听到对方“砰”的一声倒在沙发上的声音。

 

得,彻底醉死过去了。

 

第二天季肖冰是被高瀚宇摇醒的:“大爷,大爷!起床了大爷!”

 

季肖冰皱着眉头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凑在眼前的俊脸,着实蒙了一下——前一天晚上他实在拖不动高瀚宇,只能由着他蜷在沙发上睡了一晚。

 

“大爷,快起床!我带你去跑步啊!”高瀚宇精神奕奕口气清新,一看就是一早爬起来刷完牙洗好澡,看不出一点宿醉和睡沙发的后遗症。

 

“跑步?为什么跑步?我不要跑步!”季大爷还没睡醒,本能地拉起被子盖住脑袋,拒绝三连——他明明记得这天一早不用开工,昨晚剧组才聚餐劈酒的啊!怎么现在感觉天都还没亮透就要跑步呢?

 

“哎哟,起来吧!今天开始我带你跑步啊,你这身体得多锻炼啊!”高瀚宇锲而不舍,毫不客气地拉下他的被子。

 

“锻炼?为什么要锻炼?我不需要锻炼!”季大爷的起床气有点发作了,闭着眼睛又扔出一个拒绝三连。

 

“要锻炼的!红了的话,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是没办法适应到时的工作强度的。”高瀚宇的眼神变得越发温柔起来,轻声道,“不是说好了要努力一起变红的吗?”

 

季肖冰忽地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昨晚……没有醉?”

 

“醉了,醉了啊!”高瀚宇朝他笑出一口大白牙,眼睛笑得都眯起来,“不过,没醉透……”

 

季肖冰顿时耳根有点发红,想起昨晚那互诉衷情的场面,不由得有点尴尬起来:“不是……昨晚那不是……”

 

“我不管!反正说好了!”高瀚宇打断他,原本只是蹲在床边的人的得寸进尺地爬上床半搂着他,“你要陪我一起红起来!”

 

“好、好!”季肖冰被他抱得脸红耳赤,想挣脱又挣不开来,只得连声答应,想了想又噗嗤一声笑了,“说得好像想红就能红起来似的!”

 

“不知道能不能,不过只要不是一个人,我觉得可能性会大一点。”高瀚宇用脑袋磨了磨他的肩窝,轻声说。

 

季肖冰想起他以前是个男团的队长,可能也曾经一门心思地想带着队友一起红起来,走到最后却只剩下他自己还在这个圈子里浮沉,不由得又心疼了起来:

 

“好吧,冰哥陪你。”

 


 

   


论硬照拍摄技巧贴身指导之成效~


好吧最后一张可能是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区别……


可见饼总确实是学习能力非常强的人,现在的硬照拍摄已经有举重若轻的感觉了~


糕总曰,这是我带过的最好的一个学生,你看你们这些cpf……

只是为了还债之前神秘人事件立的flag而硬着头皮开始写文,本以为就来个八百字短打蒙混过关的


可为啥渐渐有变成长文的节奏?


而且怎么还没写完??爆字数了喂!!🙀🙀


感觉可以变成季老师的生日贺文🤣🤣🤣🤣


我等你来给我祝寿你却搞我cp系列🤣🤣🤣🤣🤣🤣🤣🤣🤣🤣

🔒了!


说好的rps文立刻安排!


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啥都不说了!


要是神秘人身份真是那谁的话,下海写一篇rps!

每周看完 鬼客 更新,总要由衷感叹


崔尹太好嗑了!!!!


本来觉得小神父那么美应该是受的,现在也觉得越来越有忧郁禁欲美攻的感觉……